伴你同行 Love is all the same

Willie Nelson反复吟唱着“He was a friend of mine”,你会否认为这首歌确实献给一位好友?而作为电影《断背山》的片尾曲,歌曲中声声的“friend”,都是无法宣之于口的“lover”。

直到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希望唤醒世人关注对同性恋的恐惧,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一切加在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对待,5月17日也成为了公认的“国际不再恐同日”。

20世纪末,德国人早已习惯了在5月17号庆祝只是被笼统地称为“Gay day”的、国际不再恐同日的前身。大家普遍认为这个日子多少和德国的175法案(LGBT平权法案)有些联系。在那时这只是人们自发庆祝的“民间的”节日。

2004年,在加拿大大学教授路易斯·乔治·汀(Louis-Georges Tin)提议下,加拿大政府成立了不再恐同日委员会,并表示将原本的6月1日改为和德国相同的5月17日是为了纪念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5月17日将同性恋移出精神障碍名单。直到这时,国际不再恐同日才成为了被国家政府所认可的节日。

2004年被加拿大政府创立以来,IDAHOC一直以“为了让5月17日成为全世界LGBTQ的总动员日”为目标而奋斗。但他们的职权并不只限于支持世界各地的组织在这一天举办活动,更重要的是,让这一天的影响变大。IDAHOC与全世界超过700个LGBTQ组织有紧密联系,每年都会提出十个“焦点问题”,与其进行磋商,把世界各地的盟友联合起来,为LGBTQ平权和改变人们对它的错误认识做出努力。

2005年,“第一届国际反恐惧同性恋日”香港区于5月16日成功举行,共有350名支持同志平权的朋友参与。

2006年,“国际性少数人权会议”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会议发布《蒙特利尔宣言》,号召世界各国将每年5月17日作为国际不再恐同日,在每年这一天开展为性少数社群争取合法权益的公众教育和社会倡导活动。

2011年5月14日, 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了一个简短而有趣的街头,庆祝国际不再恐同日。

2012年国际不再恐同日的主题是“通过教育来抗击教育体系内的恐同现象”。同年5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与中国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一起庆祝社会的多元化,共同反对歧视和暴力。

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由来自北京、香港、广东、重庆、湖北、浙江等地的100余名同性恋组成的队伍在长沙河西大学城沿江风光带,争取权益反歧视。

2015年4月27日,日本东京大约3000人在涩谷街头参加彩虹骄傲大。

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同性恋目前的形势依旧不容乐观。但我想讲讲英美30年前、20年前以及现在发生的事。

1988年的美国社会,尚处于艾滋病恐慌,并把蔓延的不幸归咎于同性恋群体。政客们提倡将艾滋病检测呈阳性的人隔离在集中营;专栏作家纷纷建议给艾滋病患者纹上专属纹身以示区分。甚至,德克萨斯州政府宣称:“要是你想阻止艾滋病的流行,就朝同性恋们开枪吧。”

所以,当1997年的艾伦·德杰尼勒斯(如今的好莱坞当红主持人)决定向全国观众出柜时,迎来的是观众的投诉信、节目停播、三年失业,他的人生陷入了低谷。

但是人们不断抗争、不断走出柜子。后来的结局,我们也都能看到:2014年,英国同性婚姻法正式生效。2015年,全美境内同性婚姻合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大数据预测巴黎欧冠淘汰赛最有可能抽到拜仁!巴黎赢得可能性20%
Next post 王牌化身携手欧洲顶级豪门拜仁 为球迷打造专属正版运动潮玩